for

【Angel Beats】愿我们在所有平行世界里相爱


阴谋论

自己觉得不看原著说不定也能懂?

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我已经死了。

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是晚上,我现在已经不太能记起来那天的月亮了,大概是圆月吧,那天的月光很亮,照得她的身影很清晰。月光下的她显得有点冰冷,我固执的觉得自己没死,这个看起来可爱的娇小女孩在骗我,我大吼着让她证明,接着被刺穿了胸膛。
在我印象里这是她唯一一次伤害我,但现在想,这大概也是她离我最近的一次,如果我有心脏的话,她大概已经摸到它了。
我也伤害过她,从生下开始,第一次最接近杀人的时候,居然是把子弹穿过了我唯一爱过的女孩的腹部。如果这是个爱情故事,那这个开头估计已经预示了它不会是个漂亮结局。
在这个世界住了这么久,我从不认为有神,可遇见她,爱上她,我第一次知道,有些故事,注定是悲剧。
接着便是一段鸡飞狗跳的日子,当时我头疼它的混乱,但现在我只能空叹它的短暂。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做着看起来认真,实际上幼稚的计划,像是小孩子的家家酒,又像是小学生的挑衅,为了让她生气而已。
我进到过她的房间,我虽然有妹妹,可她住在医院,于是这是我第一次进到女孩的房间。
我去之前想象过女孩子的房间该是什么样子,可能比较可爱,或者温馨,或许床头还有毛茸茸的玩偶?
可我唯一的印象只有太干净了,每样东西都在它该在的地方,屋里里唯一的装饰品是一幅四叶草的画。
你不在的日子里,我有时会借着检查的名义去看看你曾经的房间。时间已经太久了,空气里已经没了你的味道,所有的东西都却还是原来的模样。我偷偷的改了寝室分配表,从你之后,再没有别人住过这里,时间好像在这个房间都停止了,可就是这样,我也不能阻止你浅浅的痕迹从这里消失。后来我就再也不来了,我感觉自己好像能感知你的味道散去一样,每一次来,你的味道就又变淡一次,好像又一次慢慢经历你从我怀里消失,我没有那么坚强。
我把这个房间重新编回了寝室表里,但我偷偷带走了那幅四叶草。
在日本,四叶草意味着能获得幸福。可惜大概是真的才可以吧,它没有保佑我们。
可我仍然喜欢它,因为它保佑了你。
因为我没有四叶草,而你有,而我还没遇见你,证明你生活得很好,不需要再来这个世界了,那很好。

我一度觉得你是没有感情的,只是个程序而已,甚至可以通过编程改变你。
你总是那么安静,从初遇,到离去。你没有生过气,不论他们怎么捉弄你,你都是那个样子。我甚至有点怪你,你为什么那么纵容,你太温柔了,也太笨拙了。我不知道遇见你之前,你是不是被欺负了又没人说,被伤害了也只会默默挺着。这个世界不会死亡,可疼痛不会消失,孤独也不会,那我来之前,你的日子是什么样的呢。帮助人们释然有那么重要,值得让你付出那么多。
这是你离开的日子里我唯一欣慰的事情——我经历了你的经历,也算是与你有了共苦了吧,虽然不能同甘,不能和你一起生活,活了你活过的日子也好。
我猜你是想让我帮助他们的,虽然没选择和我一起,但我知道。
明明之前看过那么多人消失,我一度和你那么努力的帮大家成佛,可你走后,知道你的愿望后,我却怕了。
有一个女孩后来在我眼前消失时,我的好像又有了心脏,身体里什么东西混乱的绞着,好像剧化成了真实的疼痛,我不能控制的伸手想抓她,然后我的手穿过去了。
当时我最大的感觉是委屈,为什么要这样,我甚至想不顾形象的大哭一场。
太无力了,怎么会这样。我委屈你没有留下,委屈没人理解,委屈你说谢谢我而在最后都没说一句我爱你。
为什么啊,我给你生命的时候还没爱上你,你却为我一直等待;我爱上你时,你却只回答谢谢你。
这种感觉一次次重复,我帮每一个学生离开时它都会出现,每一次我感觉自己已经撑不住这么残忍的爱了,可我还在坚持。心痛不会让人死掉,即使会,也不在这个世界,即使这个世界允许,我也没有心了。
可每一次疼痛我又感到庆幸,我没有心,只有这种感觉才能让我知道,我还爱着你。
可这种感觉也在慢慢消失,我可以平静的看人消失了。我甚至可以主持毕业典礼了,我不再那么疼,可又那么害怕,是不是有一天我能祝福人们了,就代表我不爱你了,哪怕这是你期望我做的事情。

这边的日子总是平静的,天总是那么蓝,阳光总是那么好,大家永远是年轻时候的样子。这里或许是天堂吧,而我是这里的唯一常驻民,所以大概相当于天使,后来的人们这么叫我,看,我成了你的下一任。可我知道,如果有地狱,大概就是天堂的模样。
这个世界不允许有爱,而我违反了这里唯一的规则,所以永世不得超生。
而更可怕的地方是绝望,我知道,你永远不会回来了
我和你一起吃过饭,两个人坐在一起,吃着一份很辣的菜,那个味道就向你给我的爱一样,美味,难忘却辛辣,让人痛到心底,又舍不得不要。
我也和你一起钓过鱼,你干净的处理了它,我们一起做了饭,还一起洗碗。那是两个人相处的日子里最接近情侣的一天。我偷偷的把它当作我们唯一的一次约会。而事实也是,这个世界从那一天开始混乱了,原因是我爱上了你。
我们一起被关在了牢房里,当时我无比焦急的想出去,现在我觉得自己是个傻子,我只想永远和你关在一起。
我看过你的睡颜,很文静的样子。你那么安心的在我身边睡着了,就像个普通的小姑娘,可当时外面一片混乱,我毫不犹豫的叫醒了你。这样也好,我们曾一起做饭,吃饭,游玩,战斗,帮助别人,我看过你的睡颜,也亲自叫醒过你。

我曾在你胸口做了个梦,而梦里我的回忆,是一切的开始,我把心脏从那时起就送给了你。
而遇见你,在你身边,我知道,我再也找不回它了。
我知道你等了我很久,我本不该来,也先于你死去。所以我不知道你在这个世界呆了多久,大概很久很久,在这个朋友只会消失的世界里孤独的待着,只为了道谢。
我也知道你为了我承受了很多,在无数分裂体里挣扎,抓住那亿万分之一的几率回来了,为了与我的承诺,你总是那么重诺。
可我宁愿你不要这样,你太好了,我承受不起。
如果你不善良,你不会在这个世界徘徊,不会遇上我。
可如果你不那么善良,我也不会爱上你,从此万劫不复。
所以这里大概真的是地狱,人们在这里赎罪等待解脱,而不是在这里获得幸福。
没人能在这里拥有爱情,而我犯了罪,企图和你一起永远生活在这里。
真是的,上帝都不能让亚当夏娃永远幸福的在一起,我怎么能认为我们能永生,永远享受爱情呢。
我说过:活着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现在我更加肯定它,因为死后的世界不允许拥有爱情。要是人们在这里相爱了,不就永远不会消失了?

哈哈哈哈哈,骗你的,怎么会呢。
相爱了,两个人就圆满了,应该会一起消失掉得。其实我知道的,从我说我爱你,而你回答,“谢谢你”的时候就知道。你不爱我。
如果你回答你爱我,我就不会一直留着这里了。我来这是因为误会,当时我是圆满的,可我爱上了你,你不爱我,所以我才一直走不了,因为我变得残缺了,我渴望你的爱,求不得,所以放不下,走不了。
我爱你,而你只是感谢我而已。

可这个世界也很好,我还没消失,证明我爱你,如果我消失了,证明我放下了,你大概会很高兴。
唯独没有这个选项,就是你来这,爱上我。
或许平行世界的我们相爱又幸福,可这个世界的我们不会幸福的,因为你不在了。
一碗冥河水饮下,你就永远消失了。哪怕我真的等到你,也不是我爱的那个人了,你就是别人了,你活着的时候经历了别样的人生,有了不一样的放不下的事,来了这里,或许你同样温柔,可不是带走了我的心脏的那个人了。
我的心脏同你一起消失了,或许还有爱一起。

你知道吗,你不在的日子里我学会了编程,我编了一个像你一样的人,在这个世界有像我一样,误入又爱上别人的人出现时,她就会出现,维持这里的运行,希望她像你一样温柔吧,这是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。
不用担心这里会没人引导,傻孩子,哪有那么多误入,这里的一切大概都是安排好的,很快大概就会有完整的人来到这里,爱上别人,然后无法离开,边辛苦的爱着边维持秩序,神怎么会这么掉以轻心呢?
我的任期结束了,我太累了,想去找你了,今天我就会编完它。

我按下回车,电脑闪出蓝光,出现了一个人。
看吧,我说和你很像的,我自己都快分不清了。
我大概太累了,我想伸手抱抱你,哪怕是个幻影。
我没碰到你,原来真的是幻影吗,原来我已经想你到了这个地步。
啊,不对,是我消失了。


这个世界的我终于不爱你了。

愿我们在所有平行世界里相爱。

【轮回系列】小团体

轮回是一个标准的男生小团体。
男生怎么就不能有小团体了。
我告诉你,一个标准的小团体里,要有:
一个脾气很差的,平时鬼点子多,负责带节奏,总是很会玩。
大概是这样:孙翔:杜明你别拦着我,我打死那个混蛋玩意儿。
哦,对,脑子不是很厉害,但非常重义气。

一个负责拦着上面那个的,平时看起来有点怕事,但其实很重视朋友。
热爱吐槽,内心戏多,平时不上不下不显眼。
总是在恺视漂亮女生,但是万年当狗。
作用大概是在上一个人说那句话时,抱住他的腰,大喊:孙翔,你冷静啊。

一个负责出谋划策的,总是很冷静,看起来文质彬彬的。
老师眼里的好孩子,平时用来打掩护。
作用是这样的:江波涛:杜明,你这样肯定追不上,唐柔那么漂亮,跟她递情书的肯定天天有,你不如这把好好考,让她主动注意到你。

一个老大哥型的,平时很少表达什么,都跟着玩,但只要他说话,大家都能给面子,听两句。
懂点道上的规矩,知道原则性问题不能犯。
他的存在保证了大家能在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,打架而不被退学。

一个情报发达,什么路子的消息都知道点的。
平时有点毒舌,爱损自己人,但有什么消息肯定第一时间回来说。
总是笑第二个追不到女神,但依旧给他打助攻。

你说周泽楷算什么类型?

嗯,emmmmm,我想想
哦,他负责貌美如花。

哈哈哈哈哈,开玩笑的
一个小团体总有一个话特别少,很安静老实的。
成绩是最好的,长相清秀,不知怎么特别受女生欢迎,让其他几个很嫉妒。
老师家长的乖宝宝,在其他几个人翻墙出去网吧包夜时负责接家长电话。
最重要的是,他负责写作业给大家抄。

【轮回系列】入队后记【6】

记不住的可以回去看看【2】


孙翔顺利的融入了队伍,之前江波涛找肖时钦要的孙翔饲养手册也没用上。
虽然过程曲折又充满误会但结局是好的。
因为孙翔进群而一度安静的大群也活跃了起来,他们自己拉了个小群讨论孙翔的问题,但结果并没那么绝望,孙翔大概终于找到了归处,可以接纳他的一支画风清奇却包容力很强的队伍。
孙翔是天生渴望关注的人,轮回熟了之后,他们都闹成一团。那些越云嘉世没给他的东西,他都在这里找到了。他很珍惜这些队友,朋友,对他们都很用心。
只是江波涛却一直好奇,孙翔虽然不会说话,但明显也不是看不起人,为什么刚来的时候那个样子。
直到他们一起去唱K,真心话大冒险,江波涛问了,还笑着补充说:“翔翔,你是不是刚来害羞啊,没事,你说,我们不笑你。”
孙翔一脸茫然,我刚来怎么了,我来的时候挺正常的啊,但在轮回呆了一年就变得魔性了。
你还敢说话,要不是你,轮回能这么魔性吗?
“你忘了,你来的那天全程嗯嗯啊啊的不说话。”吕泊远解释。
“我们还以为你学队长呢。”吴启补充到。
“小江特别担心是挑战赛把你打击到了,可愁了。”方明华也好奇的帮了一腔。
孙翔看起来认真的想了想,然后突然抬头
“啊,是这个事啊。那什么,我晕机,过来飞机飞的太久了,我一说话就想吐。”
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,但江波涛提出了疑点,“那你路上和回去之后也没说什么啊?”
“哦,我还晕车。”
你自己说,你还有什么用。
有人质疑了,于是大家都开始轰炸。
“你还拿我们当npc刷,你自己说,刚到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在刷胜率?”杜明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。
“是啊。”
“哟,你还敢承认。”
“为什么不敢,我现在也刷啊,而且你的已经让我刷的接近7:3了,哈哈哈哈哈。”
说实话,孙翔这么做我一点也不意外。江波涛默默地想,杜明,你就不该问,为什么要伤害自己呢。
接着连周泽楷都开口抱怨,“一直轮。”
看来低血糖的怨气是很大的,现在还记得。
“啊,不是江副让的吗?”
“我是让你和我们一起打,不是打我们一起。”
“我们就一个队,我们打啥呀。”
“我们可以分组打啊。”
“就一个奶,怎么打啊?”
“2V2或者下副本都行啊。”
“是欸,我怎么没想到。”
“我真感谢你还用了脑子,那你为什么不把它用在理解我说话上呢?”
“我错了你会告诉我啊,而且来之前小事情告诉我要好好的,我做了很多工作啊,怎么老说我没脑子呢?”
“行行,没说你错了算我的错,那你说肖队都教你什么了?”
“我看了一遍当时我们队的现役队员,还背了名字。”
“然后一个也没记住,还把吴启叫成了吴钩。”
“那是我脸盲太严重,失败了嘛。但我努力了啊,我还在七期问了一下怎么分辨你们呢。”

还分辨我们,我们是人类好吗?能用分辨吗?
“就一条有用的:最帅的是队长对吧?”
“副队,你怎么知道。那帮孙子,一点用也没有。”
“对对,我想起来了,小事情还叫我要客气一点。”
“我可能是眼睛不太好,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哪客气呢?”
“我不是挨个和你们打招呼介绍自己了嘛,怕你们记不住。”
“我真感谢你能站在脸盲患者的角度推己及人,为什么你的心总是用在这么奇怪的地方。”
“大概是因为它比较干净吧。”
才一年,你的嘴倒是进步的很快啊。
“这至少证明你来之前就很魔性了,我们都是被你带的。”
孙翔顿了顿
“那就让我带着你们拿冠军吧。”


我还可以一句话变悲文,看评论,厉不厉害

【轮回系列】周泽楷把枪丢了【5】

可单独食用

孙翔真的进队以后,并没有刚来的时候的那么画风诡异。毕竟一起训练,总不能一直不说话,有人搭话,孙翔好像还挺高兴的,都是年轻人,总有可聊的,发现这一点后,大家平时也经常在训练间隙和孙翔聊天。
刚开始其实不是主动的,因为要努力建立和谐战队而强行亲切。
于是他们想了个办法。
他们私下有个值日表,每个休息时都有一个人负责去尬聊。
但聊了一轮发现,居然挺好的。
聊天时孙翔居然是个正常人,不高冷,也没有让人叫他翔哥什么的。
感兴趣的话题话会多,会高兴。
不感兴趣的,不了解的就听着,不时点点头,睁着大眼睛看你,表示自己在听。
最神奇的是,他居然能和周泽楷聊天,简直奇迹。
其实周泽楷第一次值日时非常茫然,长这么大,他就没有主动带话题的时候。现在要找一个可能既中二又嚣张的人主动说话,还有可能被人晾着冷场,他就特别惶恐。可是他是队长,又不是老板,所以不能在后面咆哮“给我上”,只能在前面大喊“跟我冲”.
他蹭到孙翔旁边坐下,一边酝酿话题,一边展示了一个招牌的腼腆笑容。结果还没憋出来,孙翔就先开口了:“诶,周泽楷,你说你的双枪能不能同时交换啊?”
自从来的那天晚上单挑完,孙翔就觉得周泽楷真是个好说话的人,低血糖还不说,坚持陪自己打,亲队友啊。
而且那天自己吃饭时关于神枪的问题都答的很仔细,所以很想交周泽楷这个朋友。
反正在他的印象里,既不存在自己强迫全队陪练,也没有不让他们吃晚饭这件事。都是他们主动的,轮回真是个好队伍。
但说到交朋友,他也不会说话,好在除周泽楷之外,大家都很愿意和他说话,特别亲切。至于周泽楷,他也不知道爱好,于是只好聊神枪。
“嗯?”
“就是假如你想交换左右手的枪,是不是得先把左手的收回去,把右手的枪换到左手上,再把装备袋里的那支枪装到左手上?”
周泽楷想想,“嗯。”
“那荣耀里不是有个丢弃武器的操作吗?能不能同时操作把枪扔到空中,然后操纵左右手交叉,把它接住,这不就换枪了吗?”
周泽楷被带进了这个思路,居然开始认真思考,然后说:“理论上,有可能。”
然后他想象了一下画面,可以啊,非常帅。
孙翔说:“是吧?我昨天晚上看电影看到的,感觉超级酷,然后我就想说不定神枪手就行。”
周泽楷“什么电影?”
然后孙翔就开始夸这个电影非常好,一要看一下,blabla的。
他的计划是很好的,看了电影就又可以聊电影了,然后就知道周泽楷喜欢什么类型,然后话题就越来越多,自己怎么这么机智。
周泽楷整个聊天过程一直沉迷于想让自己的一枪穿云完成这个动作,临休息结束之前还说:“我回去试试。”
然后杜明对吴启说:“你快看,队长居然能和人聊天了。休息都快结束了还依依不舍,我来这这么多年都没有这个待遇。”
吴启知道杜明爱一惊一乍的,老夸大其辞,这怎么可能,顶多就是嗯嗯啊啊了两句。他连头都不乐意回就答应着,“那你能有人家新宠好吗,人家人高脸帅技术好,你再闹,估计直接进冷宫。”
杜明没想到突然就由霸道校草进入了宫廷虐恋,又想想自己之前的剧本,完了。
如果是校园剧,那都已经虐完了,这都开始攻略了,接下来只要替队长挨个枪,保护一波就要大结局了。而按照战队计划,孙翔肯定要保护队长啊。那不马上要进入天天甜甜甜撒狗粮模式了吗?
不行不行,那要是宫廷虐恋呢?
更tm不行了,那就要虐自己了,还不如虐孙翔呢。
他哀伤的坐回自己的座位,开始做每日训练,不时看看队长,像是在看自家的白菜。
然后他居然出现幻觉了。
他惊恐的看见队长把枪扔了,他当时就想大喊,夭寿了,队长居然把枪扔了。
但他忍着没说话,坚持做训练,但他抑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,再看队长,尼玛,又扔了。
他安慰自己,那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队长了,他可以自己做选择了,你只要远远看着就好。去尼玛的,队长又换了个姿势扔。
他简直觉得是自己的打开方式有问题,冷静,我们先找时光机。
去你妈的时光机,哪个时空的队长也不会丢枪的,一定是我还没睡醒。
他一边坐立不安,在座位上扭动,一边又偷偷瞄着队长。
淦,队长又换了个姿势。
吴启觉得杜明动来动去的特别烦,就说:“你再作妖真要进冷宫了。”
杜明慢慢转向他,用从未见过的悲伤语气说:“冷宫有什么不好,以后我就住在冷宫里了,再也不见楷皇,这样他永远是我记忆里的模样。”
这个扭成神经病还到处丢枪的人,我不承认他是我的楷皇。
好不容易挨到休息时间,杜明赶紧去找方明华,“太后不好了,不知道那个新人跟楷皇说了什么,楷皇心神不宁,把枪都丢了好几回。”
旁边坐的江波涛一脸怜爱的看着他,“小明啊,你这种情结是可以理解的,但你要大度啊,小孙刚来队长关心他是应该的啊……”
吴启也跟过来听,笑他“诶呀,楷皇也就是一个新鲜劲吗,过段时间腻了,就会雨露均沾了。”
杜明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他们:“你们就当我疯了,现在你们回头,证明一下我是幻觉。”
话都这么说了,他们就回头一看,哇,楷楷能和别人正常聊天了,好欣慰额。
“这只能代表楷楷长大了,要么就是孙翔知道什么队长感兴趣的东西,就算是承认队长恋爱了,我也不会承认队长把枪丢了的。”江波涛坚定的说。
“那你这个训练的时候自己看队长的屏幕证明一下吧。我也觉得自己有幻觉比队长会扔枪好多了。”
然后他亲眼看到了江波涛怀疑世界。
他惊恐,他无措,他瞬间蒸发。
工皮寿去找方明华治疗去了。
放弃吧,学医救不了轮回。
队医也救不了。

当然,这件事最终还是完美解决了。
因为到江波涛值日了,他颤抖着问出了真相,并重新获得了水分。
什么嘛,除了证明了队长是个中二病以外并没什么,中二病算什么,那是我们电竞特色,只要队长不丢枪,神经病我们都爱他。
同时周泽楷还真的完成了这个动作,并在全队面前展示了它,实际效果真的很帅。
但是一枪不行,周泽楷解释说这个动作建立在对称的基础上,地面要平,然后左右手的枪要一样重,然后只要交叉双臂,就能同时接到枪。抛和接时左右手动作要完全对称,就可以了。一枪的荒火和霸淬的重量不一样,总是差零点零几秒,太不好掌握,不能回回成功。
看见没有,就要有这种精神才能当好队长,都好好学学。江波涛率先吹了一波。然后悄悄问方明华,“还是把孙翔退了吧,这太可怕了,像病毒似的,队长还能治好吗?”
要是周泽楷知道,他一定会问“你是不是只爱我的枪?”
但他不知道,于是他继续解释,要是实际用,可以直接同时把枪收到身上,然后再换过来装备就行了,也很快。
你这个研究精神真的很可贵,如果不是在这上就更好了。
至今我们仍未知道他日后的换枪巴雷特狙击跟这件事有没有关。


ps发现孙翔真的和人相处没问题之后,轮回还想把这个方法用在周泽楷身上。
实测有效。可以快速提高周语的听力和阅读理解能力。
但周泽楷表示不行,不能姑息这种走捷径的方法,于是选择用不说话维持了考风考纪的严肃性,让我们为他鼓掌。

【七期】少年,年少【3】

【3】是青春风


他俩其实是有点无措,他们直接由一分不挣的学生,直接过度到了收入很高的社会人,拿着第一份很高的年薪,心理却还是少年的时候。
训练营和俱乐部都平时忙,甚至还有很多人都穿着和父母一起买的衣服,没有自己逛过商场。他俩四处看,倒觉得自己有点进城的既视感。
这块是高档衣物区,店员都站在一边只负责微笑和你的提问,不会说进来看看什么让人尴尬的话。他俩就随手翻了翻衣服,都是夏季衣物,却全都将近四位数,还有不少以上的。他们虽说是刚转正,可工资穿这个价位的衣服也正合适,不算什么奢侈品。 可和之前自家衣服比,跨度有点大,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选,于是王泽说自己不愿意逛商场,俩男的到处乱走被人看也奇怪,就直接去了休息区。
电竞说是年轻行业,可出来的人心都老了一轮。他们才17,18岁,正常时候连高考压力都没感觉到,应该是每天胡浪,追女孩子的时候,就是联盟老将,出了社会也只配被叫小年轻。进了企业也是每天跑腿,被叫小孩的年纪。
而战队里,老将却像是历史丰碑一样,新人挑衅,挤老人下台像是犯上,被粉丝骂的不成样子。而说到底,他们又差了多少,叫个哥都是客气。
大概是这个奇怪的职场,生涯太短吧。 游戏再好,谁知道它有几年寿命,没有游戏是永恒的,它早晚会关服,因为有了更好的技术,更好的体验的游戏会顶掉它。不过所有职业选手大概也都感谢它,因为它也让自己提早成长了,有了一段难忘的经历。
未来你不在为一个细微的操作苦练几小时,不在反复的算时间,哪怕是零点零几秒,不再为一个胜负流眼泪,不在为一场比赛怕的不能自已。

就像你不在为一个知识点熬夜刷题,不再为一分去找老师的办公室,不在为模考的名次下降了一点而怕的半夜惊醒,不再觉得一场考试能命决终生。

其实我们都过着一样的青春啊,那段过分热情,为一件事执着,经常无措,害怕,茫然的孤独却坚持勇往直前的日子才是年少时啊。
当我们不再茫然,有着清晰的人生思路,能无愧地享受孤独,在困难失败时也能不乱发脾气,在工作期限前也能心跳平稳时,同样恭喜你,你长大了。
电竞选手的年少没有留在校园,他们的年少却也有处安放,这大概就是这个游戏对他们的意义,不能把它说的多伟大,可那里有着一帮少年人的青春。

看到他们坐在休息区刷手机,唐昊比孙翔想得多点,明白可能是没有这种衣服,不会挑,不适应这的气氛,不知道怎么叫服务人员。正好找到了买衣服的小伙伴,心情不错,就开口说,“这几个牌子我挺喜欢,我帮你们搭一下啊?”
于是变成了四人行,孙翔唐昊一人管一个,但不知道怎么的就变得有点要比的意思,开始挑对方衣服的毛病,场面一度神似奇迹暖暖,可惜没有系统,都是看自己的好,没有中立评分。
但好处是竞争使人进步,两个人换了衣服,立马放弃了自己直男的矜持,毕竟谁不喜欢看自己帅啊,艹直男人设也不会让你有女朋友,帅才有可能。
于是立马神采奕奕的逛起了商场,准备趁着有人管,买两套帅的,大气的,牌子的,回家也给父母看一下,虽然没上大学,没过一般人的青春生活,可他们同样生活的很好,不用担心一事无成又没有学历会生活坎坷。自己的选择是值得的。
大概一句话说就是:爸妈,我过的很好,不用为我担心。
同时暗里又有一种:看吧,我可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意思。那个年纪的少年,渴望用成功证明自己。
当然,当时他们只是单纯觉得:很帅,非常好。
我就觉得自己的帅气没有体现出来,都是衣服的错。
我还要用更多衣服体现自己的帅。
上面两句是我胡编的,tan90.
接着你懂的,其余人看到都有接近半数人涣然一新,纷纷抛下了顾虑,反正要gay已经一起gay了。开始疯狂的试衣服,让其余人看,并在孙翔唐昊:
你是不是红绿色盲。
你怎么不短裤配皮鞋。
我不行了,你退群吧。
这个教练我教不了,我给你退学费。
……
声中,审美有了质的飞跃。
虽然其余人的感谢纷纷是:
你个眼残还敢说话。
老子皮鞋配短裤也比你帅。
我的审美没毛病,艺术还分高雅低俗,大众小众呢。它只是不适合上街穿。
诶,先驱总是不被人理解的,就像天才总是孤独的一样。
……
都是屁话,你有种自己配,别让我看啊。
有种别买啊,老子挑得,给我放下。
大概是第一次感受到购物的乐趣,几个人根本刹不住车,直接上了高速公路,要买衣服的孙翔唐昊反倒是买的最少的。
几个人大包小包,又都是小伙子,整整走了一个下午,直接跨了晚饭,打了车去看夜景。
终于做在船上游江的时候,小腿都有点打颤。
孙翔非常后悔,我就该穿着自己的运动装,为什么要穿那么帅,给那帮傻逼看吗?现在江上又有点冷,古人说的真对,装逼遭雷劈,天妒帅才,真是现世报。
他也没想到这帮人这么能逛,进去前还一个个说自己最烦逛商场,怕不是前面要加陪妈妈一起。
看吧,男生其实只是是烦逛,但是只要买就行,最好是买给他的,没理由讨厌。当然,你不能说出来,毕竟不能一人gay,全员都gay无所谓啊。

不论出道,挑衅,还是简单的买衣服,他们只是想证明他们在成长啊。
年少时,我们都小心翼翼却也肆无忌惮的成长着。

孙翔的潮流设定来自耳钉
很多男生觉得戴配饰,什么手链项链,尤其打耳洞,很娘,现在好像好一些了。
唐昊的设定来自发带,毕竟10个男生,7个没听说过束发带,一个觉得是比赛时系在头顶鼓励自己的,一个知道是女朋友洗漱时戴在头上有俩兔子耳朵的,一个知道是运动时止汗用的。

以上设定强行合理,都是胡编。

数据来源:作者觉得是这个数

不管怎么样,谢谢阅读

【七期】少年,年少【2】


【2】是日常向


至于买衣服嘛,孙唐还真挺合缘的。电竞属于挺潮的行业了,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在社会观念前沿的,很多人觉得男生会打扮就不能理解,不是娘就是花花公子,出门打伞的从没见过,就是涂个防晒也要偷偷的。

真是的,你要是骂你就别喜欢小白脸啊。

衣服都是T恤短裤,配色还得丧心病狂,才能显出男子气概。直男审美虽然大家都笑,可心里却自豪老子纯爷们,不拘小节。而且排斥在同性里尤其严重,你要是不只是穿,连生活都那么精细,保准被人怀疑是gay。

所以七期一起出去的时候,天热的像是流火,也没地方玩,都没人提去商场。一帮男的逛商场,简直了,影响我们的直男画风。

唐昊被热的心烦,没地去还不回,他还想自己一个人买点特产,再买点当地衣服。他有买当地衣服当纪念的习惯,这样再穿时就能想起,啊我去过什么什么地方,自豪。

可他从来没和人一起买过衣服,男生大都不愿意一起逛,更重要的是,他买衣服要试。一般人印象里,顶多看看穿上合身吗,效果怎么样,而他的衣服都是成套配的。从帽子到鞋加配饰,除非合适,否则不会混穿,一套就是一套。而男生要是有同龄人在身边,恨不能直接不试穿,挑中刷卡就走,以示自己的霸道总裁。

一行人热的发昏,孙翔突然说,我没带行李,得买点衣服,太热了。

简直是救赎,就等这句了。

他们感觉进了商场,啊,这空调,不行了。商场门一推开,爽的人一身鸡皮疙瘩。

孙翔找了个地图看的认真,一边的邹远打趣到,你不会眼睛真不行吧,那么大的标志呢。

4F 男装

“边去,5.3的。我是在看牌子。”

唐昊听了,留了个耳朵,头次听说看牌子的。又一想,不会是什么运动品牌吧,阿迪耐克什么的。

孙翔穿了一身运动服来的,让人不得不怀疑。

接着就看他看好了,带着一伙人就上了四层,直奔了一个区,全是潮牌。接着就开始慢慢看。

“反正晚上才有玩的,要不都看看衣服吧,回宾馆挺远的,直接在这吃完晚饭去景点吧?”

一伙人看一个人挑衣服挺奇怪的,孙翔也不想让他们看他试衣服,就建议分开自己逛。

后来的七期选手表示,自己人生第一次在正经的高档的服装店看衣服,居然是和一帮子男的,而没有给女朋友,孙翔你说怎么办?孙翔先是慢慢走了几家,唐昊没走,难得看到有知道这些牌子的,准备留下观察一下。

他挑了一件上衣,又选了一条裤子,接着问店员,你这个里面有合适的配吗?

唐昊这边好像找到了亲人,啊,这么多年。

“再帮我找双鞋呗?”他示意了一下自己脚上的运动鞋。

终于找到了一个知道休闲配运动不行的男的了,简直激动。

店员在一边默默找了个打底,又配了个选衣服用的鞋,微笑的送了过去。还补上了:这个系列的新款才来,还有几个风格差不多,但长度不一样的。

孙翔进了试衣间,出来的时候画风突变,之前一身运动,现在马上社会范。唐昊上下检阅一般,嗯,品味可以,要是你还能进步,就判你合格。

孙翔来回走了几遍,问:上衣还有更长款的吗?

唐昊:可以了,不用表演了,导师为你转身。

他上前,伸手挑了几件给了孙翔,“这套更合适。”

他还想孙翔要是不知好歹就没下次了,孙翔却激动的说“诶,你品味可以呀。

其实我觉得我身上这套你穿能不错,你试一下吗?”

唐昊点点头,找了衣服进去了。孙翔也去换了唐昊拿的,俩人出来互相一看,可以可以,这个衣品,可以当朋友了。

这大概就是友谊的小船的始发地吧。

孙翔和唐昊直接穿着衣服又去配了鞋,期间交换了关于牌子的喜好,居然中了80%,一拍即合,当下互换了微信和手机号,准备日后再战。然后俩人开始闲逛,然后遇上了之前一起走的邹远和王泽。他们俩正无所事事的窝在休息区,然后看到了可能是来自平行世界的孙翔和唐昊。

我很烦


A side
我的窗子对着一面斑驳的破墙,我不愿意管它,于是买了绿植把它挡上

我的房子挨着混乱的市场,飘满异味,我不愿意换它,于是选择焚香

我觉得香气要散,开窗很烦,于是买了换气空调

我觉得要选衣服很烦,于是只买一家,一款几件

我觉得要叠被子很烦,于是直接挂在阳台

我觉得收拾东西很烦,于是从不收集旧物

我觉得书本很多很烦,于是看完就送给别人

我觉得恋爱很烦,于是养了条狗

我觉得应酬很烦,于是只交了几个朋友

我觉得工作很烦,于是一生只学做了一件事

为什么生活那么烦还有人活得那么用力?

B side

我觉得我朋友的生活才叫生活,而我只是活着。

他住在混乱的街道,却从不烦躁

他挨着肮脏的小巷,却养着精致的绿植

他的屋子很小,却温度适宜,飘着淡香

他只买一家的衣服,从不在意大众的趋势

他的工作繁忙,却每天晒被子

他的东西很少,从不为杂物所累

他爱书却不囤,总是赠人好书

他享受生活,养了只宠爱的狗

他不为世俗所迫,等待真爱

他淡漠却骄傲,朋友必须志同道合

他坚持初心,只做爱做的事

为什么我活的那么用力,还不如别人文艺?

又名
生活永远是别人家的孩子

【大概是因为懒能推动人类进步吧】


【轮回系列】王朝当立【4】

江波涛他们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电脑的荧光晃在两人脸上,没人去开灯。
他们还在打,谁的脸上都没有表情。
他有点担心,他知道周泽楷有点低血糖,所以三餐都很准时。
得跟孙翔明说,这么打手也受不了啊。
这局完了,孙翔站起来,“嗯,可以了,谢谢队长。”
什么,居然叫的是队长。
队长把孙翔打服了?
他去翻胜率,看了自己的,确实达到6:4就截至。
又去看周泽楷的,尼玛,这不也是6:4吗,根本没打服,还让新队员赢了啊。
周泽楷站了起来,整个人都晃了一下。
孙翔赶紧伸手扶了一把,问,你是不是低血糖啊。
然后又笑得特别开心,走走,那赶紧去吃饭。
欸,我发现了你几个弱点,我给你说说,你看对不对……
他勾着周泽楷的肩膀就把人拐了出去,走到门口又回头说在:“谢谢啊。江副,我和队长吃饭去了。”
吕泊远一脸惊奇,“队长果然是万能的啊,打服了,开始叫队长了欸。”
江波涛却一脸阴沉的召呼大家看胜率,“怕不是刷赢了队长才这么高兴。”

不管之前客不客气,这个事才是绝对重要的。
他们队长应该是联盟第一人。就算是枪系职业偏重辅助,火力没有枪炮师猛也不该这样。就算是队长低血糖,连战多次也不该这样,居然没达到五五开。
但另一方面,比他们的队长输了更可怕的事情是,孙翔根本就没变啊。
他还是那么执着于单挑,打不赢就一直打。这有什么用呢,轮回的个人赛和擂台赛成绩都很拔尖,更好也提不到哪去,而他们买孙翔也不是为了提那一分。而一个不配合的选手,可能让整个团队站都输掉,他会碍手碍脚,倒不如不要。怎么办?
其余人也都意识到了,一时间训练室里谁都不说话,气氛异常沉重。
趁他们吃饭的时候,江波涛想了很多事,一时间脑子乱糟糟的,也不知道怎么办好。
过了一会儿,两个人回来了。意外的是周泽楷看起来还挺高兴,脸上还带着一点腼腆的微笑。
孙翔先进来问,晚上咱干什么,还打吗?
咱?你几个小时之前还用语气词跟我们说话并且一个人也记不住,现在就咱了?
他是真的有点累了,也不愿意应付孙翔了,就说:“你上午飞机,下午又打了一个下午,累了吧,回宿舍休息吧,东西还没收拾呢吧,早点回去吧。”
这回孙翔倒是没给他找麻烦,痛快地回去了。
“对啊,我都忘了,我东西还没拿出来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看孙翔自己回去了,他松了口气。几个人连拉个群都不愿意,直接关了训练室的门就围着周泽楷问了起来。
队长,你真输了?还是让着孙翔的?
没让。
啥,他有这么厉害?
队长,那你俩都使全力了?
没拼,正常打的。
哦,那要都拼全力呢?
五五开,看图。
那你不还是让了,都64了?
弱点,打多了,他知道
队长你的意思是打这么多把,他知道你的弱点了?
嗯,我让的。
你把弱点教他了?
自己看的,我就管打。
说话的时候,周泽楷全程都带着谜之微笑,看起来真的挺高兴。
他站起来,准备回宿舍,又补了一句,补了今天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:
队友,我的弱点,他该知道。

周泽楷回去后,吕泊远恍然大悟,“我说突然他怎么就一直赢了呢,他这块很厉害啊。”
队长那么感人肺腑的一段话,你就找到这个重点。你找重点的能力也是厉害啊。
江波涛神奇的发现,自己又能吐槽了,队长安抚人心的本事一流啊。
他摆摆手,说自己也要回去了,孙翔太跳了,要回去歇歇脑袋。
但回去其实他也做不到什么也不想,但心情算是平静下来了。
他开始先复盘。
孙翔的单挑非常的好,站擂台比较有优势,这是早就知道的。但今天又发现他的体力也非常的好,那比较适合让他第一,队长收尾,发挥最大价值。
孙翔的直觉很强但战术思想不行,走位主要靠直觉而不是分析,而他的直觉主要是建立在他强大的观察力上,才打了没多久,孙翔就摸清了大家的弱点,或操作慢,或时机不准,刚开始赢他还以为是靠操作硬吃下的,后来才发现,他没传闻那样,只会操作,他对战斗大概有一种直觉,或许他自己不知道,但他在无意识的利用别人的弱点,真是可怕的天赋。
不过,最惊讶的还是队长居然输了。其实他们自己队的,最清楚队长的弱点,所以更明白队长的强大,他号称万能,其实是因为职业,中程职业是个不上不下的职业,远了火力不够,子弹不像枪炮师的攻击力那么猛,近了节奏不行,没有人家专程近战的输出快,血也不厚,肯定比人家近战的血先到底。
荣耀官方有1v1的24个职业有效战斗的胜率统计,倒数一二万年不变,牧师第一,守护天使第二,但前几名一直在变,辅助的枪系不太行,但比圣职好,圣职系就基本没进过前五,而人家狂剑就基本没出过前三。
但队长的弱点就是没有弱点,有强的地方就必然要在其他地方补回来。就像近战的打不了辅助,支援不了远处。
但队长却可以强行靠操作打近战。
而且队长用双枪就是为了扩大范围,每一个需要他的地方,
他都在。
在可以远处支援,也能近处拦敌。
职业加操作,所以他才是第一。
但攻击力不够,大家都很厉害时,都全速输出时,即使是队长也不能改变火力,这才是需要孙翔的地方啊。
孙翔1v1的时候找到了队长的弱点,习惯了队长的双枪连招,知道了他的攻击习惯,走位特点,不强行彪手速节奏,剩下的就是地图职业定胜负了啊。
怪不得啊。
那句话说的真对,没出手的杀招才是最大的杀招啊。
真是不能给别人看透自己的机会,否则就是第一人也会输啊。
队长可是把自己的习惯,战术,连招都扒了,后背都交给你了啊。
这个傻孩子可别只打自己人的时候记得。

但他又莫名地相信不会,
不知道是因为听到带着腼腆微笑的周泽楷的那句坚定的相信,
还是因为看到坚持刷胜率的孙翔的晃着电脑荧光的脸,
或许都有吧。
他伸手合上了笔记本,都无所谓,反正轮回会赢的。
这是我们的王朝。

【轮回系列】首战【3】


等到轮回全员又介绍了一遍人,而且解释了吴启不叫吴钩时。
场面已经变得非常尴尬,孙翔看起来挺不好意思的,“抱歉,我来之前背了一遍人名,还是没太记住。”
所以说这已经是努力之后的结果了吗?
你知道自己脸盲还记不住人名,为什么还要表演给我们看?
看起来队内小视频肯定是无望了,江波涛愤怒,烦躁,内心疯狂吐槽,但脸上还是带着微笑。至少这方面还是挺客气的,来之前还知道看看,不擅长还知道弥补一下,就是人有点傻,没事没事。
强行自我安慰了一下之后,他觉得好了很多,人还是不错的嘛。
接着他听到孙翔小声鼓励自己,这不是挺好的吗,都对上60%了,及格了。
你怎么活这么大的,没被打死真是奇迹。
他调整了一下嘴角的弧度,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,继续笑着说“来这边住的吃的不习惯找我就行,我住在你对门,队长虽然话少,但不是高冷,训练,生活有问题,找队长说也行。”
孙翔点点头。
“那现在吃饭还早,我们上游戏啊?”
“正好全队摸一把试试配合”这句还憋在嘴里,孙翔就飞快的答应了“好啊,我和周泽楷约好了单挑几把试一下。”
周泽楷:谁跟你约好了?我说话了吗。
江波涛此时已经非常心累,甚至不想说话。
方明华体贴的补充道:“小江的意思是我们都上,一起打。”
难得有朝一日我也会需要翻译,少年你很棒棒啊。
江波涛对孙翔点点头:“对啊,一起打才有意思啊,不能让其他人看着嘛。”
孙翔居然没沮丧,看起来好像更高兴了。
啊,挑战赛让人成长了不少啊,这么渴望队友。江波涛很欣慰。
“那更好了”孙翔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,“其实我还想和你们都打一遍呢,怕你们觉得麻烦就没说。”
接着他转向方明华,“我一直都挺想和牧师打一把的,可以你选图。”
他小声了一点,好像是跟自己说,“和牧师玩战术,拼走位,刺激。”
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善解人意我们也不会感谢你的好吗?
可是要是真不打又好像是应了嫌麻烦的说法,总不能这点面子都不给,于是轮回现队就开始轮孙翔,反正五打一,单挑又累手,估计孙翔也撑不了几轮。
真打上了,其余人心里也就不再抱怨,进了一个竞技场,认真的看起比赛来。
操作真的挺厉害,是单挑的好手,而且战斗法师本身就是一个适合单挑的职业,实际体验了几把之后之后,江波涛认真的评价了一下,产品在这方面是挺好的,可以给好评。
他还切身体验了一下孙翔的自创招式,当时他已经预判接下来肯定是伏龙翔天,甚至知道肯定可以龙抬头,输给叶修的地方他肯定不会罢休,一定会赶上。把位置都留好了,准备让小年轻体会一下前辈的厉害,但下一个瞬间就被打中了,他甚至没看清攻击轨迹。
结束了,孙翔问他,你怎么知道我会龙抬头的,你赌我会?
他的预判留的位置明显是为了连龙抬头一起防的,按江波涛的谨慎大概是,不管会不会,小心点总是没错的嘛,这么想的吧。
江波涛却说:“你一定会啊,你不是要赶上叶修嘛。”
孙翔摇头,
我没必要赶上他。
我会超过他。”

吃饭的时候方明华问江波涛:年轻人真可怕,是不是?
“嗯,是啊,但这么可怕的年轻人是队友时还是挺高兴的。”
年轻人的可怕不在于,他现在有多么强,他可能不如你厉害,输给你。但你知道,这是一场长跑,哪怕你领先,跑得快也没有用,你永远要担心他是不是要追上你,因为你知道,他不会停的,他永远在加速,而你可能没有以前跑的那么快了。
这边安逸的吃饭时光是他们用毫不犹豫的把队长推进火坑里换来的。
他们估计得没错,每打完一轮,孙翔就休息一次,做一遍手操,期间还好心的问,要不你们也做手操啊,要么就打一把,我还没看过你们互相打呢,闲着多无聊。
反正已经打上了,他们也被弄出来了兴致,开始队内互殴,向孙翔展示了一下正确的队内相处方式。
让你中午抢老子的鸡腿。
那是你之前输给我的。
屁,输的那个早就给你了,这是新一轮的仇恨。
那你还欠我一顿夜宵没带呢,不是顶了。
孙翔你可以啊,还能挑拨队内关系。
进了游戏时间总是过得飞快,江波涛准备召呼大家吃晚饭,让孙翔体验一下轮回的食堂,尝一下这边的美食。
但孙翔完全进入了状态,开始了典型的游戏宅模式:
等一下,这把打完就去吃。
马上,马上就完事了。
不行,我好不容易知道怎么打了,就试一把。
你们先吃吧,我这把打完就过去。
我保证,这肯定是最后一把了。
去你的,我又不是你妈,我才不管你。
然后杜明观察了一下,发现孙翔是一个人一个人缠,到一定把数就放弃,换下一个,这是什么操作?
杜明边往门口走边想,然后忽然灵光一闪,倒回去看了竞技场的记录。
妈的,这个孙子在刷胜率。
然后他又悄悄的看了吴启的,接着吕泊远也被放出来了,他又让吕泊远给他看记录。
刚开始打多持平,孙翔一个人打了很多把后,开始达不到五五开,但在吃饭之前,就是他忽然开始一个人一个人刷后,胜率飙升,然后达到6:4,立马换下一个。
少年,你很有想法啊,把我们当npc刷呢。
吃饭时,杜明把他的发现告诉了队友。

现在训练室里就剩队长还在被反复的摩擦了,大家果断放弃了他。
趁着队长拉怪,我们赶快去食堂占领鸡腿。
你们就欺负我话少,看我出了训练室,明天不轮死你们的。
不不,我轮不动了,你们还是加训吧。
周泽楷比较惨,他不知道杜明的发现。并且他低血糖,很想吃晚饭了。于是在晚饭前开始努力爆发了一波,把胜率硬超过了6:4.,准备以此相逼让孙翔放自己去吃饭。
但是根本没用,并没有把孙翔轮的颤抖,反倒是自己的手速飙的太高,已经有点不稳了。
他放弃了让孙翔自己明白,打了一行字。
先吃饭,回来陪你打。
孙翔摇头,然后发现对方看不见。开语音说:
周泽楷你等一下,我明白怎么打双枪了。
他坚持没妥协,又打了一行字。
吃完再仔细研究,效果更好,不着急。
孙翔急了,怕周泽楷真的下机就走,赶紧拦着:
不是,队长,就那一个点,那个感觉很难找的,回来就没了。
你不是队长吗?现在我的训练就有问题,你不能走。
他不知道孙翔是不是真的那么不会说话,还是着急才叫队长讨好自己一下。但他真的被这种不要脸的无赖讨好打动了。
这是孙翔来之后第一次叫队长。
他们队是联盟新秀,年龄都小,平时关系都很好,被粉丝叫做男生宿舍。而他性格也内向,队员有时叫队长,平时什么泽楷,小周,小泽,小楷都叫过,甚至叫楷楷逗他。他很高兴,因为虽然内向,可他是被队员喜欢,接纳,认可的队长。
他从没觉得被叫队长这么令人高兴。
大概是觉得自己被承认了吧,孙翔认为自己是轮回的一员,而自己是他的队长。
他坐起了一点身子,开始做手操,准备继续打,让孙翔找对双枪神枪的感觉。

【七期】少年,年少【1】

关于一群少年的故事
想从一些破事体现出成长的过程
画风突变没有刹车
不行你就跳车吧
【1】是逗逼风

七期微博日常互黑
先是没孙翔什么事的,是刘小别在微博上和自己的一帮发烧友讨论新买的耳机,接着唐昊看见了就吐槽这个耳机配色难看,而且机型太丑,他属于潮流boy,挑耳机最看重和衣服搭配,突出一个酷。而刘小别是资深发烧友,肯定不能看外形挑,他也知道这款有点笨重,但你这种凡人怎么懂轰耳的快感,而且对发烧友来说,耳机那都是当儿子看的,我说行,你说可就要翻脸了。他当即回到,“你和孙翔一个品味,那基本等于瞎。”这一炮伤及无辜,很有七期特色,并连用两梗,非常精彩。
唐昊和孙翔总一起买衣服,品味还挺一致。

至于眼瞎梗来自七期面基,刚出道的夏天他们面基的,本来就想是出道高兴,就当随便旅个游,没想到意外的挺合拍,十个小青年一通吃喝嫖赌,不是,是吃喝玩乐,建立了深厚感情,简单说就是战斗时用来卖,聊天时拿来怼,平时基本没什么卵用的那种感情。玩到最后,上了保留项目,刷荣誉。
正好十个人,俩牧师,打团战。
左边孙翔,袁柏清,林枫,王泽,杨昊轩。
右边刘小别,徐景熙,唐昊,邹远,李华。
刚出道,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战术,有点偏向混战,孙翔当时在这批里硬操最好,一个人拦着俩。
那边看孙翔这攻不过去还跑不了,当即放弃了治疗,增援准备直接硬把孙翔换下去,眼看三打一,还有个邹远时不时放两弹,那血下的心惊胆战,孙翔急了,大喊“刘小别,刘小别,干嘛呢,快奶我一口啊!”
刘小别一脸懵逼,干嘛呢?干你呢啊,干你干得最狠的那个就是我。
这边牧师倒是及时喂了一口,回了个大。但心中充满mmp,什么时候剑客都能给加血了,厉害了,还能加到别的队身上,这胸我是服的。但你不能因为我俩一队就把我的胸给别人吧,禽兽。
这局最终在孙翔的顽强抵抗下赢了,顶住围攻,吃了对方牧师的队友回援,对方没奶,虽然尽力挣扎,但还是无力回天。
但由于之前没反抗孙翔的叫法,孙翔全程都叫刘小别给自己加血,喊的让自家牧师恨不得放生他。这经典的一局打完,刘小别有胸和孙翔眼瞎的梗就留下了。
他们一起住了三天,愣是到现在才把孙翔重度脸盲给暴露出来。
孙翔不认识,分不清人。
刘小别和袁柏清一个队的,很熟,一直一起走,所以随便叫也没事,哪个应了都行。
【后来七期聚会,据孙翔自己说,脸盲的世界你不懂,就像你不知道别人眼里的颜色是什么样子的。
刘小别说:屁,虽然很文艺,但这和你瞎没关系。这不能成为你瞎的理由。
孙翔强行听不见,继续说:脸盲的人确实和别人不一样,就跟你看外国电影差不多,看里面的人都差不多,只能通过发型,衣服认人。前脚他刚死,后脚就又看到他到处搞事,情节一片混乱,只能倒回去重新认,就跟看百年孤独似的,贼刺激。
唐昊抓住了重点:怪不得那天比完赛你不搭理我,和着老子就跟头带一个等级是吧,不带就啥也不是了。
那天孙翔在通道里,昂首挺胸的就过去了,唐昊的手都抬了一半,又放下了,以为越云输了孙翔心情不好,就没管他。
孙翔说:不是啊,你能和头带一个等级吗?
唐昊想着,这还算孝顺,继续吹,父亲听着。
头带是本体,你就算个代谢机体,怎么能和人家比呢。
邹远,你别拦我,我打死这个不孝子。
一边的刘小别笑着看这两个天天互怼,准备掏个票钱打赏一下,战火就烧上了自己。“你也就是一副耳机,笑个屁!”
刘小别不以为然,自豪的说:“小爷脖子上的耳机四位数,能买你那批发价的发带一仓库。”
邹远心累的看着他,我还以为你是个正常人,你不觉得你已经被带进这个设定了吗?】

有兴趣可以联动之前的入队看